新聞網

樹上的星光


發佈時間:2020-11-16 點擊:3884

十年前,我們在一起。
  可我惡狠狠地打了攻擊她的陌生人
  於是,黑色的破敗小屋成了我的新家

早晨迎接我的是艱難穿刺監牢鐵窗的濁黃曦光
  是硬且乾的米飯,髒且渾的水杯
  是繁重的做工,無邊的謾罵
  是頭髮的蓬亂,眼神的空洞

我有一個吱呀作響的高木凳子
  我可以踩上去,踮起腳,趴在窗上
  看外面原本醜陋的溝壑
  和我一樣衰敗的樹木
  竟才發現它們也有自己獨特的可愛
  我猛烈地吸着外界自由清新的空氣
  如鎮定劑,撫平我胸脯的痛 

叫醒我的是老鼠的吱吱作響
  堅硬牀板給我的不適按壓
  薄被中散發出的刺骨的涼
  如此一天天的反覆
  只有牆上細長的爪痕記載着我的苦悶

終於等到她來見我
  我因不打理而長進耳朵的長髮
  和她總梳理卻脱落將盡的頭髮
  我們都驚訝於這本親暱而又熟悉的摸臉
  現竟有些陌生和磨砂感
  兩隻手穿過鐵欄交換着温度
  載着有她熱淚的飯
  和有她氣味的手帕
  這一次,她在我貧瘠的沙漠中強插入一棵樹
  自此,我爬上這樹
  不止看的是星,是月
  更是星光,是月光
  日光也裝進了我的眼中
  風雨也裝進了我的眼中
  自此,一棵棵樹住進了我的心裏
  每天都有抽新的枝條,綻放的花朵
  森林取代了沙漠,清流取代了乾涸

那年,我三十二歲,她來接我回十年未見的家
  一路上青春愛情的打鬧,和我倆成熟的無言
  都讓眼眶盛滿了奔湧的岩漿
  迎接我的是四位年過半百的老人
  喜悦和悲傷從推開門的那刻翻攪在一起

原來我還活在這世上
  我的世界的中心
  只是隨我變老了十歲
  未曾轉移,也未曾移動
  (作者:謝成瑋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ki.byzhb.xyz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